游客发表

酒,还是要喝的

发帖时间:2021-05-15 16:00:31

无酒不成席,许多社交场合,不喝酒气氛提不起来,适度喝酒好处还是不少的。
 参加工作以前,我是个喝点啤酒都上脸的人。我第一次喝老烧酒,是1985年的第一个教师节,那滋味就像酒精倒在伤口上。从那以后,也偶尔喝点,不过“散打”罢了。
  在恋爱问题上,酒给了我灵感,给了我诗意,给了我智慧。我从偏僻的乡下进了遥远的县城,在社会上闯荡了几年,酒喝了不少,事没做成多少,终是没有混出个头头脑脑,可结婚的欲望如同疾风吹劲草一般。
  一次,我去百里外的邻县办事,然后到饭馆喝酒,发现独斟独饮也很有雅兴,喝完酒就哼着歌搭班车回城了。
  在车上,一个山茶花一样的女子坐在我身旁。她穿殷红的上衣,深黑色的毛线裤,唯一让我遗憾的是她的脸色有些黑,个子有点矮,但她那晶亮的眼睛、明澈的目光透出的神秘,足以冲毁我遗憾的堤坝,爱情的洪水在我的心田一溃千里。
  我借着酒兴,语言幽默,妙语连珠,磁石般吸引了身旁红衣少女。她叫巧翠,像我一样热爱诗文。车到站文章来源华夏酒报了,我们的心却没有到站。就这样,我们恋爱了。
  3个月以后,巧翠带我去她家。走在通往她家的黄土路上,我信心满满。到家后,从巧翠的父母脸上,我读出了一种满意。巧翠那张甜蜜的小嘴在我的耳边传递的信息证明了我推论的正确。吃饭了,巧翠的爸爸像耍魔术似的,拎出两瓶子酒,笑眯眯地与我对饮。我俩成了饭桌的“中心”,一家人听我们说说笑笑,欢快的气氛如同过大年。
  我的酒量不错,酒桌上听到多是赞美。很快,两瓶酒一扫而光。万万没有想到,我这酒精考验的人就栽在酒上。
  “喝那么多酒还坐在那儿下棋下到深更半夜,分明是个酒鬼!”巧翠的妈妈对我失去了好感,一盆熊熊碳火,被她一盆冷水浇熄。巧翠是个乖孩子,万事听她妈的,铁了心要和我断绝来往,就这样我们的浪漫爱情很快画上了句号。
  此后,我决心戒酒,心想:民族英雄霍元甲戒鸦片,我普通百姓戒烟戒酒有何难的。后来才发现,戒酒并非易事。我还是断断续续地喝起酒来,只不过不像从前狂喝滥饮了,平时不喝,见到朋友,又忘乎所以地喝起酒来,戒酒的决心终是没有实现。
  15年前遇上房改,购房要集资3万元。那时工资比较低,每月300多元,对于只能填饱肚子的工薪族来说,这着实是个天文数字。实在想不出个好法子,我硬着头皮找酒友求救。关键时刻酒友伸出温暖的手,看来这酒还是要继续喝的。
 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《华夏酒报》。
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,请订阅《华夏酒报》,邮发代号23-189 全国邮局(所)均可订阅。

编辑:车婉宁

广告

weixn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